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微尘之逸尘

 
 
 

日志

 
 
关于我

所有唯一无,浪迹网络间。目中无一人,谁肯相与谈? “大器雕琢费一生,谁为小计妄多情?纵观天地磅礴意,尽在不言气韵中。”——陈雄立题画诗

网易考拉推荐
 
 

乔纳森:《遂志赋·兼答云中君先生》回复媚山药兄  

2007-04-22 22:54:4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媚山药兄是老朋友了。我看到许多老朋友都有自己的“胜业”,甚感欣慰。
 得再澄清一次,云中君先生留言里的任何字眼,在我看来,都没有任何刺激性的。以我一直以来读他的文章和博客的印象推论,若存了轻视之意,他大概就不会费许多周折来这儿留言了——他要请人代为贴过来。同时,我也觉得他的建言都是极好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极适合我的。正因为如此,我才感到,有必要把我真实的想法告诉人家,同时也让周围的朋友知道。
 一些事很适合你,你为什么不去做呢?这牵扯到许多东西,比如才性、比如体力、比如志趣,我主要谈了志趣问题。
 例如有朋友希望我能去翻译一些优秀的著作,我自己也很想翻译一些学术书,但为什么没做,或者说没做成呢?主要是体力问题。翻译是重体力活,要打起全副精神。我只是畏葸而已,自愧而已。
 我们知道,许多日本学者一生只做一个题目,比如断代史(宋史啊、元史啊),比如某个大家(康德啊、黑格尔啊),结果成绩可观。这当然是很好的。不过,这种学术方式显然不适合我的才性(if any),所以我即使看到人家的好,也不可能走那样的路。
 学术,应该是一个共同体,一个公社,里面应该有耕地的,应该有放牛的,应该有烧饭送饭的,还应该有开小铺的。现在中国的学术共同体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或者说建立得还不够理想,每个共同体中的成员对自己能干什么、该干什么还不清楚,这个问题挺严重。
 一些不在或没有可能进入一流院校机构(社科院、北大、复旦等等)的职业学者,可以考虑顺应学术共同体的需要,完成某个方向上的任务,比如就主要从事翻译,而不是研究,像刘北成、李秋零什么的;可以只研究断代史、研究某个大家,这样的例子也很多。
 那么,在一流院校机构的职业学者,在学术金字塔顶端的这些人该干什么呢?也还有个才性、体力、志趣的问题。比如陈嘉映、李零这样的学者,学术共同体对他们的要求应该放得比较宽泛,应该允许他们有比较大的自由度,因为一个公社里得有些不被拴在田间地头的人。
 还有些非职业或半职业的学术研究者呢,学术共同体对他们的要求就更宽了,比如出版社的编辑、杂志的记者,学术的大量成果要靠他们催生、要靠他们普及,所以需要灵活性,就像公社里也得有跑腿的推销员什么的。
 如果学术生态不是这样的,那就会有问题。就可能是inverted,是颠倒的。可在目前的中国,许多东西都颠倒了,所以你就发现该干什么的人他没有在干那个,是不该干的在那里干着。
 不过,我想的倒是在这之外的。一个有序的学术共同体的建立,当然有极大的益处,但是我们都知道有序它只是一个向度上的价值,就像我们知道民主的社会是好的,可民主本身跟自由不在同一个方向上。
 在有序的学术共同体里,能容纳多少散兵游勇?假如它需要这样的组成成分,那它需要的程度有多高?我觉得这是关键。
 就像生物体,它既需要组织性(否则就散架了),又需要灵活性(否则就僵硬了),这个度颇难把握。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学术共同体构成的大趋势应该是多元化的,就像地球上的人种多元化了一样,你的血管里没准儿就有虾夷人的血,有赫梯人的血,还有印第安人的血。
  学术共同体的要求就像是计划经济,缺点一定是自由度低、灵活性差。当学术的部门愈来愈多,当学术的专业化程度愈来愈深,一些能够打破壁垒、将各部门的成果贯穿起来的人,就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但是关键在于,需要多少这样的人?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才能说他就属于这样的人了?
 目前,答案还不知道。所以,刻下在这条路上的,注定要暗中摸索。这样做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巨大的浪费,比如说许多没有能力完成这使命的人最终消泯了,又或者,从事协调工作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在生产部门,男废了耕,女废了织。然而,问题也有可能是截然相反的,比如不是人太多了,而是人太少了,至少是够格完成此工作的人太少了。可不可能呢?
 从事打破与贯穿之任务的人,他们还缺乏一整套考核标准(也许这种标准本身就是与他们的工作性质天然矛盾的)。他们很可能费力不讨好,或者自以为成绩斐然,实则成为笑柄。落实到个人,这就需要决断。
  决断,不是唯意志论,不是认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决断是危机处理,是在知道危险概率的情况下,进行迫不得已的选择。是做贼的要逃命,前有深渊,后有追兵,跳还是不跳?跳,可能淹死;不跳,就坐牢,但能保住一条命。这时就需决断,而且必得决断,没有兼二者之利的可能性。
 乔纳森已经跳下去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会不会被淹死。
2007-4-12
乔纳森:《遂志赋·兼答云中君先生》原文http://www.blogcn.com/user8/johnathan/blog/56849635.html:
遂志赋·兼答云中君先生 
遂志赋·兼答云中君先生
    最近看人家的博客文字,最契我心的,是吴冠军先生写的《赤裸的感觉》,他说:
        也许,当我十年前开始进行思想写作时,我和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一样,隐隐地抱着“being somebody”的志愿。……这一“being somebody”、“成为某[大]人物”,也仍流淌于当代中国思想的品格之中。我们看到,在晚近剧烈涌起的“八十年代热”中,许多知识分子毫无惭愧地自称“才子”,自夸功绩,自己为自己贴上一系列美好大词(“充满青春激情”,“纯真素朴”、“较少算计之心”、“思想活泼”、“价值多元”、“取向宽容”、 “不狭隘”、“不功利主义”)……这种“无意识”的集体表演,难道不正是当代中国思想性格的最尖锐的刺出性显现?
    没错,我跟吴冠军先生一样,不想“being somebody”。当然,作为nobody,我亦有我的志,然而这志不是要人看照片就叫得出我的名字,不是要成为哪个学科令人敬畏的指标,不是要在论文引用统计里名列前茅,那是与我无关的。
    吴冠军先生说:“思想实践不是拿出一个没有一切‘幕后工作’的完美展示品,而是拿出充满种种缺陷/局限的思-想过程本身。”真正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不过你如果读过很多福柯、很多罗兰·巴特、很多利奥塔,你就会知道,他们没有过完美的产品,他们总是在跟自己较真,跟自己搏斗,反复修正,反复推倒重来。罗兰 ·巴特哪有一部书是所谓“站得住脚”的著作啊?他每写一次书,就把旧我抛弃一次。福柯的书也不是一部部经,等着人去注、去解,他的思想脉络、他的思想反复毋宁是在乱七八糟的《说与写》里。利奥塔更明显,他晚年把早年津津乐道的东西全否定了。他们没有停下来过,他们的脑子里想的不是“咱可得留下点什么”,他们想的是如何突破下一个关口。“最满意的作品是下一部”,这话被一些滑头说滥了,可在利奥塔他们身上却是最真实不过的。
    布朗肖有一本书,一般译作《未来之书》,其实布朗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说《在到来的书》,就像德里达的《民主在到来》。它没有到,它永远在来的路上。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究竟是写我们能写的那本书,还是写在我们能力之外的那本“在到来的书”?按巴迪乌的理解,真理不是悬在那里供人比照的东西,不是古人口中的箴言等我们传递下去,真理是某种“新”的东西,是总在出现和生成的东西。
    胡兰成在《遂志赋》里说:“而我的写作都是超过我自己的能力的。”这个“而”字特别突兀,前面并没有什么相关的话,因此,这一字等于一大篇潜台词。这个 “而”或许相当于“别人的写作常常是在自己的能力之内的,而……”,又或者相当于“尽管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极其有限的,而……”。
    我喜欢用以自嘲的一句成语就是“举鼎绝膑”——明明知道在自己的能力之外,却忍不住要为之。
    常听人说,了解自己的能力大小,然后选择适合自己能力的工作去做。是的,道理是没错的。然而,我们的能力是一个悬在那里供我们比照的东西吗?常听人说,烈士们真了不起,我们不用严刑拷打,肯定一早就招供了。可在我的想象中,那道德场景,不总是不到那一刻我们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挺不过去吗?我们的勇气,我们的道德,从来不是铁板一块,它总是我们决断出来的,是我们不到那一刻就无法了解的东西。什么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不就是我们总想着要去超越、让它变得不再“真正”的东西吗?我总觉得弗洛伊德的术语“super-ego”是一个很悲壮的词,一个让我们“忘我”的词。
    “我”在哪里?“我”不就是那没有到,却永远在来的路上的东西吗?
    退一步说,我们想要留下一个大师的背影就真留得下吗?想要留下一个完整圆通的oeuvre就真的可能吗?在学术自我生产的系统里,我们都只是螺钉和轴承而已。我们以为自己获得了学术荣誉,却不知自己其实只是学术藉以寄生的宿主而已。在学术分工的经济计算中,获得最大效率的永远只能是学术本身而已。我想的却是如何反其道行之,以最不经济、最无效率的方式学术着,以离散度最高的方式思想着,以无最终产品的方式写作着……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我疑心这达巷党人是蒙庄之徒。广莫之野,无用之樗,这就是蒙庄之徒的志,这就是他们的最高理想。
相關鏈接:
與喬納森君談勝業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