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微尘之逸尘

 
 
 

日志

 
 
关于我

所有唯一无,浪迹网络间。目中无一人,谁肯相与谈? “大器雕琢费一生,谁为小计妄多情?纵观天地磅礴意,尽在不言气韵中。”——陈雄立题画诗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究竟应该学习什么?  

2007-05-31 16:14:25|  分类: 独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究竟应该学习什么? [原]
忽然发现,几乎所有的理论和这个理论的创立者当初所要表达的意义往往是背离的。每个理论的创立者在他发表他的言论的当时,通常不会考虑的面面俱到,往往是针对他生活的那个时期的具体的现象和事实做出的特定的解释和推论。《我们为什么要读原著》(by summersun)里面说明了读原著的重要性,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究竟应该学习什么?

子述而不作,佛祖不立文字,老子也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但是结果却是,孔子有《论语》的记录,佛祖有三藏十二部经由阿难诵出,老子也有五千言的《道
德经》!他们三个人之中只有老子有言在先的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不论是《论语》也好,《道德经》也好,佛
经也罢,既然是对当时的言论和活动的记录和回忆也就算了,问题是在这些伟大人物的身后总是有人要狗尾续貂的进行一番归纳和阐述,使本来简单的问题,变的扑
朔迷离,使本来简单的道理,变的莫测高深,致使后来的学者,徒然增加不必要的困惑。
《论语》子罕篇中开篇即说:子罕言利與命與仁。但是那些
研究孔子的人却相反,大谈仁义。虽然老子的《道德经》已经开门见山的言明“道可道,非常道”,可是后来的学者依然不辞劳苦的把“道”对各个方面进行研究和
论述,这种现象难道使偶然的吗?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看来这种现象是古已有之啊!
学者何为引用章世纯《留书》中的话说:"古之学者为己,事归乎实,实归乎惬心;今之学者为人,事归乎名,名归乎缀利。"并且明确说明:“这实际上正是真学者和假学者的区别。” 易生教育技术寻租理论中对于这种惟利是图的假学者进行了强力的批判。对于这种假学者牟利的现象,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角度想一想,问问自己究竟应该学习什么知识呢?是学习假学者的假知识呢?还是努力自己杀出一条学路,为着自己,同时也为着身边的人的觉醒,做一点实际的思考呢?

育技术发展到如今,教育技术的定义一年一年的改变,“教育技术设备大量闲置、浪费,卖废品都没人要”,可是我们的学习者呢?他们从教育技术里面获得了什么
呢?教育技术为什么从来都是研究如何“教”而不研究如何“学”呢?这是不是和"教育技术寻租理论"有关呢?这种只重视“教”而不重视“学”的教育技术理
论,是不是为了推销教育技术设备的需要而产生的呢?
假如真的要学习者享受教育技术的成果而不是为了某种教育技术设备的推广的话,就必须认真研究教育技术在学习中的应用,认真研究学习者如何通过教育技术可能引发的因互动而生成,因生成而更新,因更新而丰富生命!
现在一些地方的BLOG群体非常活跃,但是有没有人研究这里面的教育和学习的技术呢?有没有人针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和思考呢?仅仅是一个地区的BLOG放在一起就是一个学习共同体吗?这里面没有新的问题需要教育技术人士进行研究吗?
目前BLOG在教育中的应用主要是停留在教育叙事上。
教育叙事的本来含义是希望“有关教育的学术论文能够回到《论语》的风格”。但是,“现在国内教育界有了好几个版本的教育叙事。有的人把教师写自己的教学故
事当作教育叙事,并认为它是教师从事科研最好的方式,而不必写学者型的理论文章。有的人则是将教育叙事与教师专业发展联系起来,认为叙事研究比“行动研
究”更能帮助教师反思、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既然有不同版本的教育叙事,为什么不为教育叙事正名?如果“因为既然都在做教育叙事,就应该知道叙事没有止
境,而不必争论这个不是教育叙事,那个才是教育叙事。”而让教育叙事放任自流的发展,那么我们教师的BLOG中体现的是哪种教育叙事?对于我们的教师成长
有什么具体的意义?我们的BLOG究竟应该如何发展下去?何况,这种以叙事为导向的BLOG发展,是不利于教育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的。BLOG在对于教育的
促进作用与其说是教育叙事(谁也没有正版的教育叙事),不如说是BLOG带来的共同思考,共同分享,共同创造的崭新的学习现象!

教育技术的教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教师和教师之间,已经通过BLOG建立了一个知识分享,思想互动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各个地区和各个层次的教师和学
生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书写了教育技术的新篇章。不少人通过BLOG和网络里面的朋友从相识走向相知,使得彼此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提高。这种现象,就是教
育技术应该关注和研究的关联主义的学习方式。
我们究竟应该学习什么?难道广大教师和学生的努力仅仅是实验品?仅仅是为了某些学者提供研究的素材吗?我们为什么不能“运用脑髓,放出眼光,
自己来拿。”?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